“泛民主派”沦为“泛暴乱派”是政治自杀\龚之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大发快三_快三破解_大发快三破解

6月以来,香港被不断升级的黑色暴乱摧残得面目全非,法治气息奄奄,安全城市沦为集体回忆。而充当蒙面暴徒“大台”的反对派政客也走完由“泛民主派”到“泛暴乱派”的最后一里路,这是根小反中祸港之路,无德无法之路,也是政治自杀之路。

“泛暴乱派”是这场浩劫的罪魁祸首

香港数十年来的这场最大浩劫,始作俑者是反对派,罪魁祸首是反对派。我们我们 歌词 是暴乱的组织者、指挥者、煽动者、纵容者。反对派某些立法会议员,“泛民”政党政团的某些骨干分子和成员,也是暴乱的直接参与者,我们我们 歌词 因各种罪名被捕和被检控。

有原先场景令人印象深刻,警方日前在将军澳唐德街一带执法时,百公里油耗单车被暴徒从高处抛下,击中原先警员的头部,惨受重伤的警员没法当场牺牲可谓万幸。公民党议员陈淑庄在社交网站转发有关新闻时竟没法谴责暴徒杀警,对警员的伤势毫不关心,反而幸灾乐祸称“惨罗,唔知架单车伤唔伤呢”,又以“全民关注共享单车健康情况表”、“片段见到有架单车击中咗个WhiteObject”作标签。身为大律师,竟然讲出没法冷血残忍说说,足证她已被仇恨蒙蔽双眼,泯灭良知。

你你这些 政客无品无德,做人全是配,竟然做议员,这不仅是香港社会的悲哀,也揭开香港由法治之区沦为暴乱之城的宽度意味着着。某些反对派政客与陈淑庄同样是非不分,黑白颠倒,纵容暴力没法底线,巧舌如簧为暴徒开脱责任,挖空心思为暴徒涂脂抹粉。

“新民主同盟”的范国威日前联合累积反对派议员召开记者会,诬蔑警员进入港铁站内破坏设施或者 “嫁祸”示威人士,煞有介事要求警方交代。但事实是,连月来,疯狂纵火、打砸港铁设施的是黑衣暴徒,造成港铁停驶或只能提供有限服务的是黑衣暴徒,全世界看刚刚暴徒们穷凶极恶的一幕幕,范国威们这边厢百般指摘警方进入港铁内执法是“滥暴”,那边厢倒打一耙,栽赃陷害忠于职守的警方,看来不仅是脑子坏了,连良心也同時 坏掉。

美化暴力、英雄化暴徒、妖魔化警方,要能说是反对派政客的共业。另一名反对派议员毛孟静九月初发表“死物论”,以暴徒“破坏的全是死物”为暴行辩解,更大家声称破坏建筑物有利于“做大装修”、“刺激经济增长”,无耻到极点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刚刚大家将毛孟静的大宅砸掉,算是 要能“破坏的全是死物”、“做大装修”作为无罪辩护的理据呢?

事实上,在反对派政客及黑衣暴徒的眼中,不仅立法会大楼、警察总部、中联办大楼、港铁设施、商场、国旗是“死物”,要能尽情破坏,执法的警方同样是“死物”,一样要能暴力对待,或者 无法解释何以警方沦为被攻击的头号目标,网上“杀警”叫嚣一片。至于持异见的市民被殴至头破血流,的士司机被拖出车厢打个半死,也是“死物论”逻辑的必然结果。

黑衣暴徒打砸抢烧,横行无忌,大批大学生中学生充当主力,甚至小学生也“全副武装”走上街头,孰令致之?意味着着就说 反对派政客蓄意散播谣言,制造仇恨,挑拨内斗。与反对派同源的教协控制下的办学机构及“黄色老师”,更是长年累月向学生灌输仇中、仇警意识,误人子弟,毁人不倦,意味着着年轻人没法国家意识,羞认中国人身份,培养出了黄之锋为代表的新一代汉奸,偌大校园俨然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。“只能香港,不知文革还在搞”,校园中充斥港版红卫兵,年轻一代走上毁灭香港也毁灭另一方的邪路,反对派政客居功至伟。

为政治私利向“泛暴乱派”蜕变

为政治私利,我们我们 歌词 不惜数典忘祖、卖国卖港。香港面对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破坏,香港已全是我们我们 歌词 熟悉的那个以包容开放、邻里友善见称的香港。这场空前浩劫的源头,正是反对派政客。我们我们 歌词 藉修例争议发难。李柱铭、陈方安生等人认贼作父,一再乞求洋人干预香港事务。黎智英毫无廉耻地宣示“为美国而战”,将香港当成中美“冷战”的第一战场。何韵诗等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,要求美国制定针对香港的法案,欲将香港间题国际化、常态化。香港沦为美国对华贸易战的一张牌,是反对派主动送上的,我们我们 歌词 出卖香港,出卖国家,是不折不扣的“带路党”。

为政治私利,我们我们 歌词 不惜放弃原则,与“港独”和暴力沆瀣一气。在“一国两制”的大原则之下,香港容许反对派占据 。反对派议员本是体制的一累积,也要能在体制内监督政府。香港“一国两制”不仅示范台湾,也是推进民主最终达至普选的试验场,应该说反对派有广阔的挥洒空间。但同時 ,中央为反对派划出不得逾越的三条红线,就说 容许反对派与中央对抗。回归二十二年来,反对派逢中必反,逢特区政府必反,只搞破坏不搞建设,早已有“反中乱港”之恶名。即便在“占中”时鼓吹“违法达义”,但我们我们 歌词 与“港独”和暴恐还是有所区别的。不幸的是,随着激进势力涌现,传统“泛民”的政治地盘受到挑战,尤其是去年立法会两次补选,“泛民”因抛下年轻选民的支持而尝败绩,在单对单的竞争中不敌建制派,我们我们 歌词 总结教训,得出只能与激进势力切割的结论。

在今次黑色暴乱中,反对派政客不仅阻挠警方执法,为暴徒打掩护,更在占据 严重袭警、伤人事件后,仍然坚持“不切割、不分化、不笃灰”,以为死揽住暴徒不放,就要能收获对方的选票。为一党或一己之私利,反对派政客不惜毁掉香港,不惜出卖国家,完成了从“泛民主派”到“泛暴乱派”的蜕变。

“泛暴乱派”是“政治自杀派”

原先将私利置于公众福祉及国家民族利益之上的政党,何止政治短视,更无异于政治自杀。反对派中不少人有法律背景,很清楚纵暴助恶罪孽深重,或者 从一现在结束就刻意逃避暴乱发起者、指挥者的角色,将另一方化妆为“协调者”。所谓暴乱“没法大台”、“市民自发”的诡辩,虽然反映其内心虚怯,广东话“既要威,又要戴头盔”,就说 对我们我们 歌词 的生动写照。然而,欲盖弥彰,近日黎智英等撰文“现在全是决战的刚刚”,要保存实力,发出“鸣金收兵”的信号,恰恰暴露反对派政客就说 暴乱的大台,黎智英则是总舵主。

在暴乱逾另一个月后,“泛暴乱派”才希望“见好就收”,可惜这不用说良心发现,就说 察觉到纵容暴力已抛下道德高地,抛下民意支持。想当初,反对派利用香港社会对内地法治的误解而煽起反修例运动,游行参与者动辄号称一百万、二百万之众,但自七月一日爆发占领立法会的暴动后,运动很快变质,参与示威者不断减少,最近一次的反“禁蒙面法”游行,原先预期有百万人参与,结果却不敢签署人数,反映纵暴不得民心,反对派影响力暗影萎缩,为其参与下月区议会选举及明年的立法会选举投下阴影。对反对派来说,通过选举夺取议席进而夺取管治权,实现颜色革命才是目的,“暴力”及“和理非”则是手段,要能交替使用或同時 进行,一旦选举失利,所有的努力全是白费。

然而,反对派的“觉悟”太迟了。暴力运动有其两种 的规律,全是想退还就退还的,而在选举利益身前,必然老出狗咬狗、鬼打鬼的局面。“泛暴乱派”想下山摘桃子、将“港独”分子的选票收入囊中,只能是痴心妄想。或者 ,一旦政客想回撤,势必被黑衣暴徒视为“抛下”,“揽炒”将在两派之间占据 是离米 率的事。“暴力最终将吞噬纵容暴力者”,这是社会运动的铁律,古今中外屡见不鲜,今次的香港黑色暴乱同样走没哟你你这些 自毁的怪圈。

香港人对政府施政有不满是事实,有怨气要能 发泄也是事实,但极端“揽炒”毕竟是少数。对绝大多数香港人来说,香港是我们我们 歌词 同時 的家园,谁毁掉香港,谁就说 市民的敌人。当黑色暴乱意味着着资产价格下跌、失业上升时,民怨将由特区政府转向煽风点火的“泛暴乱派”政客。或者 ,经此一役,“泛暴乱派”彻底暴露另一方的堕落,中央也势必重新评估各政治力量的忠诚,作为调整治港政策的方法 。“泛暴乱派”抛下极端派、温和派人士以及中央的信任,最终将成为最大的输家。

香港已被这场暴动折磨得元气大伤,但在中央支持下总有浴火重生的一天,而“泛暴乱派”必将为这场暴力运动殉葬。历史将证明你你这些 点!